寫日記       申請日記       用戶列表
Powered By : Showhappy.net

日記

日記主簡介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

2003 年 7 月 2 日 星期三 【晴】

<<
<<
<<

天氣熱得很,灸熱的陽光照得人汗流浹背,十分煩燥。

考試完了,整整過了六天的長假期,整個人頹廢了六天,終於可從拾心情寫下今天的日記。
記得曾經說過要寫一篇考試回顧,今天派了數份卷,就把這一切都摘錄下來吧!



《考卷回手》-中文作文篇


中文作文的成績還算不錯。記得上學期是勉力才可合格,這學期的情況要好多了。
我相信這是跟評分準則與考試題型有莫大的關係。


【選題分析】

中文作文的評分標準是內容40分,組織30分,修辭20分和字體及標點符號(下簡稱「字體」)10分。

上學期我選作了議論文,只得了個44(內容17,組織15,修辭8,字體5),我相信主要原因除了內容有點以偏概全外,因議論文題型本身的規限,難以運用一些修辭上的技巧和詞彙的豐富度不足,修辭分自然較難取得,從而使整份作文的分數偏低。

相反,這學期選作了抒情文(帶描寫成分),卻獲取了71分(內容30,組織20,修辭17.5,字體5,另錯別字三個,扣1.5分)
因題型的自由度,令我可對文章加以修飾和點綴,從而增加詞彙的豐富度和修辭上的華美,故此能較易取得修辭分,從而提高分數。

當然,沒有對中文一定程度的掌握,縱然選作抒情/描寫文,手不應心,文不對題,也只是隨勞枉然。


【技巧分析】

如欲提高中文程度,自古以來必然的方法自是「多讀多寫」,如更有想進步的決心,甚至可以拿幾篇好文章來背背。

要提高語文程度是沒有不勞而獲的方法的,請記著「No pain,No gain」這句話。

然而,我們要讀些甚麼,寫些甚麼呢?如讀不得其門,寫不得其法,只會是徒勞枉然,更浪費了時間和精神,平添挫敗之感。先談談「讀」那方面,我提議大家多讀一些五四時期作家(如徐志摩、聞一多、巴金、魯迅和朱自清等)的作品,如《吶喊》、《朱自清文集》、《朝花夕拾》等,因為這時期作家的作品在形式上和題材上融合了中國古代文化和現代西方思想,詞藻華美,自然能使我們掌握中國文化的精粹,亦能大大提高我們學生對中文的掌握和在字詞字句的運用能力。

當然,學習中文並非一定要拿著重甸甸的小說,一些現代作家的作品也十分有深度,如余秋雨先生的《山居筆記》、《千年一嘆》和《行者無疆》等散文集和區樂民醫生的一些小品文集,行文流暢自然,生動活潑,題材又發人深思,讀起來自然趣味盎然,也加深了對中文的印象。

至於「寫」方面,我倒認為日記或隨筆是一種不錯的選擇,我當然不是指那些以廣東話口語寫成,事無大小一律冗贅記下來的那種日記。而是《以畫為喻》所喻「藝術性圖畫」的那類文章,把生活的所見所聞所感,經過選材取捨,把感興表達出來的那種日記,更不妨給友儕一閱,互相品評。經過這種寫作上的訓練,不但能使文筆簡潔,語言精鍊,更能使文中的感情更易表露出來,對中文作文不無助益。

欲語文水平更進一步者,更可學習詩詞創作,可參閱王力的《詩詞格律》。詩詞的創作便如對語文的精雕細琢,使你掌握了字裏行間韻律和舖排的美感,中文水平自然更上一層樓。


【審題分析】

掌握了語文上的運用,自然必須清析審題,才能以文應題,準確表達文章中的意見或情感。

相信大部份同學在會考作文的審題方面問題不大,一個最簡單測試自己的文章是否能「扣題」的方法,便是為看看文章究竟能否使用一個與原本文題大相逕庭的題目,對抒情文和描寫文尤有效益,不容忽視。

至於議論文方面,多犯的是以偏概全的毛病,要增加文章說服力,自然要多論點、多例子(論點和例子當然要對題),要取得高分自然不難。



以上是小弟對中文作文考試的一點愚見,還望能者不吝賜教。






《考卷回手》-生物篇


如果物理科是一門倚重數理的科學,那麼生物科就是一門倚重語文的科學。的確,會考生物卷考的是背誦和思考的集合,這種趨勢在這幾年尤其突顯。細看這次生物試卷,算是做得不錯,但答題方面的技巧仍待改善(就是我們所說的「C」分,即 Marks accounting for effective communication) 。


【審題方面】

縱觀同學的抱怨,是因未能完全理解題目而不能正確答題,故答非所問,實在可惜。

現載一份生物科等科學科目(經濟科亦有之)的常用字眼和要求,希望能對同學們有所助益:

指示字眼(Instruction Key-words)


Account for

指明有關的事項而提供理由


Analyze

對於實驗資料或資訊作出分析


Comment

清楚地表達個人意見,並附以有力的例證


Compare

從類似或不同的特質/特徵作出比較


Contrast

與比較相似,但強調兩者的差異


Define

給予一個清晰且成理的定義


Describe

詳述、描繪、介紹有關事物,此指示字相與explain同用


Discuss

經分析利弊後,提出贊成和反對的理據,並予下結論


Elucidate

詳細及清晰解檡事物的特點,此字並不常見


Enumerate

清晰列舉所需的要點,此字並不常見


Evaluate

經分析後作出的價值評定


Explain

為事物作出解釋,並分析其原因


Give an account of

為事物作出詳細及清晰的敘述


Illustrate

為事情作出解釋及論證


Outline

為各重點編排一個有架構的描述


Relate

顯示事物間的相關點和強調互相影響的關係


State

以簡潔和順序的方式說明重點


Summerize

扼要敘述重點,可省略例子


Trace

把事件從開端作順序記述



其他重要字眼:


concise

扼要,簡明


in the context of

根據某事物而作出的論證/結論


criteria

條件


implications

背後隱含的意義或後果


precise

準確無誤


by reference to

根據某事物而作出的論證/結論


role

角色,某事物所起的作用


scope

範圍


significance

某事物的重要性或突顯意義


validity

事物的可應用性





【試前準備】

至於生物科的試前準備,可算是頗花時間的一科,僅次於中文讀本問題,因要花時間唸唸歷屆的試題。只要熟習生物科的題型,回答問題時便自然得心應手。

如欲對生物科的課程有一個清晰及詳盡的理解,在書店買一本《Basic Principles in Biology》(我們暱稱之為「恐龍」)已經足夠了,在測驗和考試前讀一兩篇已足矣。至於練習生物科題型,「恐龍」每課後亦有一兩條歷屆會考試題,則略嫌不足。故此,另有一本《Tackling Problems in Certificate Biology》要買(或借.....),此書涵蓋歷年HKCEE, GCSE和O-Level的問題,一課平均大約有十條試題,熟讀此書,增進了答題的技巧和詞彙,及對題目的理解力亦相應提高,則生物測驗考試、以致其他科學科目的測驗考試亦無礙矣。

這兩本書有些部份是所謂out C(不在課程要求範圍以內)的,常聽見有同學問這些資料是否要記要讀。答案是肯定的,看會考的趨勢,有關out C的問題所佔的百分比越漸增多,實無謂為了一時方便而損失應得的分數。

對於一些生物科較難串或難記的詞彙,有人會記讀音,然後以拼音法串字;有人會把字詞多串數篇來幫助記憶。我本身學過拼音法,故此只要能唸出讀音,基本上便可記下串法。記得怎麼也記不牢眼球鞏膜(Sclera/Sclerotic coat)的串法,但當唸了數篇讀音後,問題便迎刃而解了。(當然要有拼音法的底子,可往圖書館借有關拼音法的書籍看看)

生物科的選擇題形式不同於物理和化學,基本上懂得做長問題,便能答懂,故此也無需要另購選擇題習作(給diki:不用花錢,是否很開心呢?ccc)

關於生物科,也大致是這樣,考得還可以,望有能者不吝賜教。





《考卷回手》-附加數學篇


關於這一科,我也沒有甚麼話好說的了。自己對數學沒甚熱誠和執著,因大意非常,故常錯一漏萬,對於數理科所要求的準確性可謂欠奉,故此分數也是偏低的了。

附加數學有幾本習題是頗值推薦的,如Canotta的《Additional Mathematics- A Guided Course》和Grand Global的Further Additional Mathematics也是不錯的選擇(給diki:你太勁了,不用買),有助擴闊同學們在附加數學領域裏的視野和對附數有另一番新的體會。

這次附數考試出得尚算淺,但有很多同學給改卷老師「報復式」地扣了step分,很不值,唉~




【待續】~~~

>>July 2, 2003 at 6:02:44 PM GMT+8


2003 年 6 月 21 日 星期六 【晴】

<<
<<
<<

考試,日記也沒有時間寫了,足證我是一個多懶惰的人(指平時不溫書而言)。

對了,考試回顧《考卷回手》將在派卷後寫,連考試時的感興一併寫出來,看來將是七月的時了。

在考中文一卷(作文)前胡亂寫了一篇散文(稱之為「隨想」更為合適),算是在作文前的熱身罷,現上傳於此:

《邊緣人的安魂曲》



這是一個風光明媚的五月天。

我坐在維園的一個角落,在水池亭閣旁,看著那一片花海在春日暖融融的陽光照射下,嬌滴滴的羞澀樣子。和熙的春風在我耳旁輕拂,彷彿細訴著對蓬勃生機的讚嘆和頌詠,輕輕細細柔柔融融,便如母親在輕細地撫弄孩子的頭髮的一般柔和。

母親?難道我還有母親嗎?我看著在大草地上與母親遊玩的孩子臉上歡欣的笑容,把原來和熙的太陽化得有點刺眼,我不敢再看了。
縱然我敢看,我也看不到,淚水正在沖擊我脆弱的心靈,酸苦正在蠶食我薄弱的意志。我好像嘗到了鮮血的腥氣,我嘴唇上的咬痕,似乎想說甚麼,我不知道。

在那一片融日的陽光中,我度過了母親節,我悔恨了我的坦白,也悔恨於我的存在,我這個不孝的兒子!




這是一個霜悽肅殺的嚴寒夜。

我倚在天台的一列柵欄,俯望萬家燈火,看著那一剎漁火在寒風凜然悽烈的激越拍擊下,奄奄一息的喘氣。我竟然仰天長笑,我笑,笑我的傻,我的痴,我的狂。看著那都市在寒風下的呼號的慘烈叫聲,我笑得更大聲了,我為那一把把烈風造的屠刀插入摩天高樓的胸臆而感到舒暢愉快,可是,我卻不知我在做甚麼?

父親,難道我還有父親嗎?我讀著君臣父子兄弟五倫時,把那快燃盡的漁火光吹得更暗淡了,那暗淡的餘輝在地平線睡了過去。繁忙的道路,川流不息的人群,在殘月的暈光下死寂過去,我甚麼也看不到了。我看不到我的將來,我看不到我的過去,我甚至不能掌握現在的一線曙光,我是黑夜中的一個迷途者,在邊緣生活的一個傻子。

在那一個寒風凜烈的晚上,我過了父親的生辰,我悔恨了我的誠實,也悔恨了我的存在,我這個不孝的兒子。

我做了一樣我不該做,也不應做的事。
我是一個同性戀者。




那夜,在死寂的都市中,一聲狂笑劃破長空,餘下的,只是一片腥紅的血跡與那人的回憶。

回憶是我的安魂曲,也是我唯一的擁有。


寒竹
於二零零三年六月考試期間

>>June 21, 2003 at 1:26:48 PM GMT+8


2003 年 6 月 3 日 星期二 【晴】

<<
<<
<<

香港的夏天,清晨很美、遲暮也美;

清晨五時多的黝黑黎明緩緩從藍白色的清空中黯淡下去;
遲暮六時許的五彩雲霞輕輕自胭紅色的落日邊飄化開去,

一切也是這樣的純,這樣的真,這樣的美。
唯是炎夏的下午,一股股厭人的熱氣從四方八面竄進我的五官,實在煩厭。

----------------------------------------------

昨夜參與了一個終身難忘的晚宴,認識了一班充滿志向和目標的中學生,能一睹抗炎勇士-中文醫學院院長鐘尚志教授的風采,更能向他請教交流,很值得。

這是一個非常有意義的晚上,原來以為鐘教授是一個十分嚴肅的人,誰知真人露相,卻隨和得可以。在萬眾期待下,一個風度翩翩的紳士進了場,照相機的鎂光燈和快門聲交集成了歡迎的交響樂。

一副幼金絲框的眼鏡,中間透著他對抗非典型肺炎的睿智和決心。很隨和的一個笑容,便把現場原來緊張肅穆的氣氛緩和了許多。一舉手一投足,都沁著翩翩紳士的風度和優雅,還隱隱透著幾分教授的權威、莊重和威嚴,但這種氣勢並不懾人,卻是如晨曦般的和煦。

我們為醫務人員沉重地默哀了一分鐘,這一分鐘空氣的凝重和沉厚,幾乎把人嗆得喘不過氣來。默哀過後,鐘教授便緩緩詳述了非典肺肺炎在香港爆發的經過。

這段經過在報紙、電視、雜誌上聽過無數次,然而,在鐘教授的口述說來,卻是帶了一絲沉重、一絲悲哀、和一絲無奈,使這段在媒體上重覆過無數遍的事情,從盲目的體認,沉澱了,沉澱在歷史最深處的底部,沒有人抓到的痛處。在這個歷史的漩流中,這番講話帶出了無限的反思。

台下的二十四位同學,把我們的謝意和尊敬都獻給了香港的醫護人員,鐘教授以帆船喻邁往成功之路,實在精彩。

只要你有目標,縱然你的帆船在逆風中行駛,只要動動腦筋和多費少許力氣,以Z字形行走,也定能達到目標。然而,如果你的帆船毫無方向,只隨風向在隨波逐流,你到達的地方一定不是你想去的。

                                   --鐘尚志教授


席間,同學們與鐘教授妙語聯珠,所談話題既深且廣,近至抗炎反思,遠至香港教育,鐘教授可謂無所不談,更沒有架子,談吐風趣幽默。

這個晚上,在合和大廈的六十樓窗旁,遙眺維港兩岸的萬家燈火,聆聽著,回想著,深思著,彷彿聽見了一種很強的召喚- 一種驅使我從醫的宏願,在維港的映照下,很美。

-----------------------------------------

近來在數學課時又寫了一首詩(長律,無韻可言),曰《校園隨筆-悼學友亡》,望我們那位不失意的師兄,能在天父的懷內安息。

《校園隨筆-悼學友亡》

  校園青叢間,慈母禱堂前;
  顧盼紅牆中,虔見嚴父赦。
  光陰倏似箭,情在水長流;
  淙淙憶往事,舉頭爍長空。

  遙望窗前景,昔景卻非人;
  矗樓聳翠綠,塵撲噬浮雲。
  銅壺聽滴漏,夢迴思故人;
  難忘同窗誦,蟬問幾回秋?

  青蔥歲不再,世情濁似海;
  滄浪淊不絕,濤聲掩書聲。
  如日方空中,一墜長恨空;
  青土曉清新,路陡亦嶇兮!

 寫於二零零三年五月午後
 
 寒竹

-----------------------------------------




考試臨近,今與友人逛書店,心血來潮,決定寫一份《會考『天書』單》,望能幫助同學應付會考,也歡迎各位同學推介好書。








































































































































































科目: 書名: 出版社:
中文 會考中國語文精解 星漢
數學 Essential Mathematics Multiple Choice Canotta
附加數學 Additional Mathematics- A Guided Course Canotta
Further Additional Mathematics Grand Global
Additional Mathematics - Revision and Practice Canotta
物理 Physics Tutor HK Educational Publishing Company
Physics- Worked Examples and guided exercise Aristo
Physics- Multiple choice questions Aristo
Physics in Practice Pilot Publishing
化學 Current QA in Certificate Chemistry Goodman Publisher
Chemistry in Exam HK Educational Publishing Company
Paul Yip notes Download site: http://www.wahyan.edu.hk/paulsir/
Systematic Approach to Chemistry (M.C.) Wilson Publication
Chemistry Tutor HK Educational Publishing Company
生物 Tackling Problems in Certificate Biology Greenwood Press
Basic Principle in Biology Hung Fung Book Co. Ltd.
經濟 New Introductory Economics Longman
Microeconomics HK Educational Publishing Company
Macroeconomics HK Educational Publishing Company
New Certificate Economics (M.C.) HK Educational Publishing Company
宗教 宗教科中學會考導讀 青年書屋
簡易宗教學 問答題 Pilot Publishing
英文(非會考主導) Word Smart The Princeton Review
Grammer in Use Cambridge


備註:

書的高低排序是依據好評度而定的。

「參考書買回家不是用來裝飾書櫃,是要來讀的。」

                          -- CS WONG

>>March 13, 2004 at 1:57:54 AM GMT+8


2003 年 5 月 28 日 星期三 【晴】

<<
<<
<<

生物測驗卷發回來了,卒不忍睹。

早陣子,參加了Mrs. Gu 推薦的徵文比賽,題為《假如我是醫護人員》。

因測驗功課繁重,寫了一篇不太順心的文章呈上,竟爾獲獎,實難以設信,也在此感謝我的老師們和同學們一直以來對我的指導和支持。

把那篇不太順心的文章發上來,獻醜:

    《假如我是醫護人員》

 香港醫療界正面臨其最嚴峻的考驗,正親受一場最轟烈的戰役。

   假如我是醫護人員,我感到非常光榮。
   我們的堅毅和無私,滿腔熱血,並承雙肩,
   拯救了無數的性命,勇氣和信心是病癒良方。

   假如我是醫護人員,我感惋惜和悲哀。
   病毒對我們無情的折磨,讓我們體會到生命的脆弱,
   體諒病人心情,但我們卻又被無力和心酸擊到。
   壯烈犧牲的同袍,把我們的戰兢化為力量。

   假如我是醫護人員,我已捲入了沉思的漩渦。
   重新深思我們的責任,我們看待病症的態度。
   重量醫療與大眾的關係,醫療資源的分配和應用。
   回思我們的醫生宣言,「預防勝於治療」言猶在耳。

   假如我是醫護人員,我在前路看到光明。
   憑藉我們的專業知識和勇氣決心,
   無畏風浪,擊潰病魔,回饋社會,服務人群!
   香港醫療界改革的號角已在維港彼岸迴響不斷!

  寫於2003年5月

關於SARS的文章,我曾在早前(應是SAR假之時)寫了一篇,較滿意的散文,也登上來:


   《流浪,流落在遠方》

近來,遠在他方的中東戰火連綿,槍林彈雨,炮火震天。當伊立克平民在戰火中呻吟無助,孤立無援之際,在南中國海附近,一場更大、更悲壯的戰役正在向四週蔓延。這一場寂靜無聲又悚人駭聞的戰爭,早在去年十二月在廣東悄悄爆發,掀起了一場海嘯,往四方八面洶湧而至,不知何時才止,何時才了。

這場不是人與人的戰役,這是萬物之靈與病毒間的苦戰,無人知道這場戰役可時才能完結,因它已挑戰到人與人之間的信任。一場恐慌在這個經濟上已頹落的小島上爆發,每天看著電視的新聞報道,染上非典型肺炎人仕的數目從原來的寥寥數個,已戲劇性地劇增至現在的三四百多個人。每天聽著收音機,看著電視機、報紙,都是這些令人驚懼的數字與新聞。換著平常,可能我們都會感到煩厭,但這次,我們的煩厭被另一種心情取代了,甚至是佔據了我們。

它讓你每天都提心吊膽,讓旁邊某人的一聲微咳都使你有過度的反應,讓你小心翼翼地把一切日用品消毒,讓你以小心眼打量著你身邊的每一個人,察看著他們的一舉一動,一顰一笑。他人的每一個動作都緊箍著你的神經,宛若脫兔。每逛街後,手心溢滿汗水,心跳加快,讓你久久不能平伏下來。

  這就是恐懼。

在晴空下,一股懾人的恐懼籠罩著一幢雪白的建築,每一塊白磚上都滲透著恐懼的陰霾,來往的人神色是那麼的慌張,那白衣天使的臉上也掛著一副冰冷的懼容。

威爾斯親王醫院,從前是病人的希望之星、遠方明燈,現在卻成為了人人驚懼的墓塚。在威爾斯親王醫院工作的醫護人員,上至醫生,下至病房工友,從前是病人在前線與病魔作戰時的親密戰友,現在卻成為人人害怕遠離的異種生物。

話說有一次一個威院醫生在的士上微咳了一下,那的士司機立刻停車拒載,把那名醫生丟在路旁。這些醫護人員曾經協助過無數的病人打退病魔,現卻被視為洪水猛獸,病人生病尚且可找醫生診治,但又有誰能上前線協助這群醫護人員,讓他們脫離病魔的桎梏呢?

他們原來對抗病毒的鬥志洪心,被另一種心情銷磨得頹喪起來。它令你看著身邊一個個曾與你共事多年的同事相繼倒下在病魔的手裏,而你卻無能為力,無法將他們從病魔的手中拯救過來,只能眼瞪瞪地看著他們一個個被病痛折磨,而不能作出一絲反抗。
它令你將別人一個很細微的動作都看成是對自己的指摘,指摘自己的無能,而你卻只能坐在牆邊的那一角,靜靜待著夜暮的降臨,讓自己融入夜色中,不為人所見。它令你不敢回家,恐怕與家人的一個聚會將會是一個殺機。

 這就是無助。

聽了孫燕姿的一首<<橄欖樹>>,曲中的橄欖核在汪洋中飄浮,流浪,流落在遠方。這種飄泊於四方,無助孤苦的心情,深深地打擊著每一個港人。縱使現今科技倡明,非典型肺炎亦終有藥可治。然而,在人心中潛在著無助和恐懼,並不是一種新科技的出現,便能消弭於無形的。

這是人類與病毒的一場硬仗,也是一場持久的戰役。每人都像在汪洋中飄泊的那顆橄欖核,在浩瀚的大海中浮沉,流浪在世界的每一個角落。流落飄泊,需要的,不是豐足的物質或走積如山的財富寶物。流浪者需要的,可能是熱心人家的殘菜飯羹,可能是善心人的一毫兩角,可能是好心的婦人施捨的一塊破布,可能是有心人遺下給他的一塊舊紙皮。殘菜飯羹比山珍海饈更能抵餓,一毫兩角比一座金山更顯珍貴,一塊破布比一件皮裘更能抵寒保暖,一塊舊紙皮比一幢房子更為穩固。因為這些都滲透著一份人與人之間的溫情,把流浪者飄泊無依的空虛給填補了,讓他們更能腳踏實地,往前走更遠的路,攀更高的山,過更寬的海。

一顆橄欖核之所以能長成一棵堅強茁壯的橄欖樹,是因為它經歷的破折翻騰帶給它的歷練;我們的流浪,流落在遠方,只是為了走更長,更遠的路,踏上更穩固的基石,把天上那線曙光握下來,散在大地。

寒竹

寫於四月一日凌晨


望君不吝賜教。

>>May 28, 2003 at 5:58:36 PM GMT+8


2003 年 5 月 23 日 星期五 【晴】

<<
<<
<<

「bio測驗似乎『炒』了....」-- 一個完美主義者的感嘆。

考試將至,有點不想讀書的感覺,但見黃廷dickie葉錦的努力,強撐下去吧!

中文的十一課也不知怎樣溫才成...(納悶)

還有chem的一大堆反應,物理一大堆聲波光波力學,生物的erythrocyte、leucocyte、thrombocyte、fibrinogen (開始暈了...)

別忘了,附加數學的locus和洪水猛獸的分別可不大,經濟的LDMR真的在我的記憶中diminish了。

英文和數學似乎還有勉力應戰。(至少英文口試還有一個所謂甲等的成績)

拿起cs派發的會考數學多項選擇題,不成器的我竟寫起詩來了,有點慚愧。

   《朝夕》

   窗櫺邊的青荇,
   雨灑日照;
   青青凝露似霧,
   晨光熹兆。

   蒼穹下的過雁,
   揚翅翱翔;
   雲浮化霞絢麗;
   夢縈虹朦。

   星夜煙鎖西橋,
   多少風雨; 
   痴怨風流韻事,
   秋水如鏡。

   古臺水榭轉坳,
   夜闌鶯息;
   月下琉珠柔朧,
   點點滴滴。

   藍水浪泛烏舟,
   輕濤拍岸;
   沙沙濤聲入耳,
   潮汐潮退。
   
   往事如煙似霧,
   飛霜雪絮;
   皚皚白雪簷下,
   窸窣望月。

 寫於2003年5月
 
 寒竹


>>May 23, 2003 at 10:15:28 PM GMT+8


2003 年 5 月 20 日 星期二 【晴】

<<
<<
<<

對不起,這陣子很忙(這回真的是忙,不是懶了~),沒有時間作回應...

首先,很感謝你們對我的支持,一個毫不相識的人一句的鼓勵,真是百般滋味。

我的英文很弱,這是眾所周知的了,尤其是詞彙方面,拿起一份南華早報,我便有如文盲一般,不認識的英文字可再堆砌成另外一篇文章了。

故此,我才把心一橫決定背英文詞彙,當然,這也是加上閱讀進行的。
雙管齊下,自是於記憶方面有所牢固,至於這是否緣木求魚,真是如人飲水了~

實習中文的王老師走了,雖然與她不是甚麼深交,但在同學們的「催促」下(真的很趕,只給我三分鐘...),寫下了一首小詩,現亦有小修改:

 《驪頌》
  
  遙途學理深,
  昨昔已非今;
  驪別蟬夏笙,
  春風化雨甘。

 寒竹



不知夜來風雨聲,花落問誰家?

>>March 13, 2004 at 1:56:14 AM GMT+8


2003 年 5 月 13 日 星期二 【晴】

<<
<<
<<

回應:

請問你是我校同學嗎?何不大方留名。
   
「現代朱自清」,愧不敢當。在下文筆拙陋蹩扭,字句澀滯,實與朱自清先生蟜若遊龍的妙筆生花難以相當,何堪相提並論?

你那位與你的關係不知變得怎樣的「朋友」,還不是「朋友」關係嗎?!



showhappy與我的生活一起癱瘓了...

自從決定要遠赴英倫讀醫時,才發覺自己英語的語文能力是何等的劣拙。

把心一橫,開始了兩星期的「非人生活」,四時起床念書已成習慣,望能在一個月內將自己的英文能力大大提高。我也知我遲是遲了一點,但「亡羊補牢,未為晚矣」。

背《word smart》的進度:完成了“d”

在SARS的陰霾籠罩下,我八十多歲的祖母在走她人生最後的一段路。

三月的她還是生龍活虎,精神奕奕的;
而在這個時刻,她躺臥在醫院的病床上,雙目呆滯無神,甚至無力呻吟。

在這個五月,她的情況急轉直下,身體的機能漸漸衰退不止。
在X光片中,發現她肺部有一個如拳大小般的腫瘤。

她原來烔烔有神的雙瞳,現在在醫院昏淡的暗黃光看下去,是一個無盡的絕望的深淵。
她原來聰明的頭腦,現在只能以喉頭發出的嘶啞囈語來表達自己,其中有著無窮的無奈。
她開始連流質食物也吃不下了,只好從鼻腔插進胃導管來餵她進食,她的饞嘴已成絕唱。

她的痛苦被她強裝的安詳與舒適蓋過,無奈她的面具比紙還薄。

在母親節的晚上,床頭的一枝紅玫瑰仍能堅毅不屈,然而,一塊花瓣已變白,漸漸飄下,輕觸冰冷灰白的地。

>>May 20, 2003 at 3:22:22 PM GMT+8


2003 年 4 月 30 日 星期三 【晴】

<<
<<
<<

日記快要變成「十日一記」了....

(我懶我認,看到黃廷和dickie那種每天寫日記鍥而不捨、不離不棄的精神,感到慚愧和敬佩,向他們致敬~)

這幾天,測了中文、數學、化學和經濟,下星期接著來的是物理、英文和附加數學。

中文測驗明顯給人騙過去了,原來以為很深的測驗,竟變成了背誦考試。
會考中文科要考背誦倒是錯不了....

數學,中規中矩,應可維持一貫的水平(乃廢也~),唯一使我飲恨的是竟然忘了上學期所考過的課程,不能完成這份測驗卷,深媿不堪。

化學,我「力谷」的乾電池出得不多,反而電解和酸佔了很大的比重,合格有餘,高分不足。只怪自己的「貼題」功力未臻上乘,但又有誰稀罕?!
化學是我一貫較強的科目(更多的,是僥倖和運氣),但發覺會考科程中存在著很多悖論和不解,只好放棄作罷。

經濟,只溫了兩遍舊試題,目前的情況是「坐F望E」,寄望(用「奢望」二字形容更為貼切)合格,誰叫我不用功讀書....

下星期的三科都不是我的強項,尤其是物理和附加數學,我真的很佩服那些能一看題目便能舉一反三的同學。

我知道,我一生也不會到達這種程度,道家的「沖虛」更適合於形容我的情況。

-----------------------------------------

近來在考慮未來升學就業的情況,我較心儀的科目有 MEDIC(醫科是也)和BBA(LAW)(即「工商及管理學學士,附加法律學學士)。

為此我徵詢了我老爸(他好像是第一次在這本日記出場~)的意見,他就他曾為醫生的經驗,也給了我一些中肯的分析,我就在這與那些想讀醫科的同學分享分享:

念醫科的優點:

1. 社會地位不會太低
2. 如能修讀專科,收入將會十分穩定
3. 世上沒有人是不會生病的,醫生飯碗(理論上)應是永保的
4. 做醫生受人尊重
5. 如閣下有濟世為懷的志向,行醫倒是十分適合

念醫科的缺點:

1. 現在政府不再聘請家庭醫生
2. 念醫科需時十分長
3. 如不能修讀專科,後果堪虞
4. 如不能被政府聘請,當私家醫生的話,後果可能會慘淡收場
5. 記憶力不強的人將會感到異常痛苦
6. 醫生職業的穩定性很高,如被解僱,很難轉行

這些都是我節錄老爸發表「演講」時的一些要點,其他想收讀醫科或BBA(LAW)的同學不妨在此留言或和我在ICQ(149336841)分享分享,因我現在也處於一個迷惘的十字路口。

還有,是否到海外升學也是一大難題,煩請各位同學「伸出援手」,給點意見,小弟不勝感激。

>>May 23, 2003 at 3:27:19 PM GMT+8


2003 年 4 月 22 日 星期二 【晴】

<<
<<
<<

停課結束了,引用黃廷的一句:

    「別來無恙!」

我也知道自己的日記太久沒有下筆了,生疏了,何奈。


勉強在限期前完成假期功課和溫好測驗已是我最大的滿足,請容我引一段屈原的《離騷》:


       「朝發軔於蒼梧兮,夕余至乎縣圃;
        欲少留此靈瑣兮,日忽忽其將暮。
        吾令羲和弭節兮,望崦嵫而匆迫;
        路曼曼其修遠兮,吾將上下而求索。


        飲余馬於咸池兮,總余轡乎扶桑;
        折若木以拂日兮,聊逍遙以相羊。
        前望舒使先驅兮,後飛廉使奔屬;
        鸞皇為余先戒兮,雷師告余以未具。
        
        
        吾令鳳鳥飛騰夕,繼之以日夜;
        飄風屯其相離兮,帥雲霓而來御。
        紛總總其離合兮,斑陸離其上下;
        吾令帝閽開關兮,倚閶闔而望予。


        時曖曖其將罷兮,結幽蘭而延佇;
        世溷濁而不分兮,好蔽美而嫉妒。
」--屈原《離騷》
 

望君能記取「路曼曼其修遠兮,吾將上下而求索。」

也許,休息只是為了走更長的路。

上善若水。

>>April 22, 2003 at 4:17:53 PM GMT+8


2003 年 4 月 12 日 星期六 【陰】

<<
<<
<<

終於在這個慵憤的假期發憤起來,寫了中文作文,改編了余秋雨先生的《上海人》,寫成了《香港人》。這算是履行了一個對人對己的承諾,心安了。

《香港人》

近代以來,香港人一直是中國一個非常特殊的群落。

香港的古蹟沒有多少好看的,到香港旅行,領受最深的便是熙熙攘攘的香港人。他們有許多心照不宣的生活秩序和內心規範,行成了一整套心理文化方式,說得體面一點,可以稱之為「香港文明」。一個廣東人到香港,不管在公車上,在商店裏,還是在街道間,很快就會被辨認出來,主要不是由於外貌和語言,而是由於不能貼合這種香港文明。

同樣,幾個香港人到外地去,往往也顯得十觸目,即使他們並不一定講廣東話。但是,究竟有多少地地道道的香港人?真正地道的香港人就是新界郊區的農民,而香港人又瞧不起「鄉下人」。
  
於是,香港人陷入了一種無法自拔的尷尬。這種尷尬遠不是自今起。
依我看,香港人始終是中國近代史開始以來最尷尬的一群。
剖視香港人的尷尬,是當代中國文化研究的一個沉重課題。

只要稍稍具有現代世界地理眼光的人,都會看中香港。
北京是一個典型的中國式的京城:背靠長城,面南而坐,端肅安穩;香港正相反,它側臉向東南,面對著一個浩翰的太平洋,而背後,則是神洲大地萬里黃土。對於一個自足的中國而言,香港偏踞一隅,不足為道;但對於開放的當代世界而言,它卻俯瞰廣遠、吞吐萬彙、處勢不凡。

如果太平洋對中國沒有多大意義,那麼香港對中國也沒有多大意義。一個關死了的門框,能做多少文章?有了它,反會漏進來戶外的勁風,傳進門口的喧囂,擾亂了房主的寧靜。

中國有兩湖和四川盆地的天然糧食,香港又遞繳不了多少稻米;中國有數不清的淡水河網,香港有再多的海水也不能食用;中國有三山五嶽安駐自己的宗教和美景,香港連個像樣的峰巒或古蹟都找不到;中國有縱橫九州的寬闊關道,繞到香港還要兜點遠路;中國有許多名垂千古的文物之邦,香港連個縣的資格都年齡太輕....

這個依附著黃河成長起來的民族,要一個躲在海邊的小島作甚?

香港從根子上與凜然的中華文明不太協調,不太和順。直到十九世紀英國東印度公司的職員向政府投送了一份報告書,申述香港對新世界版圖的重要性,香港便成了當時的“半殖民地”。一八四二年,英國軍艦打開了香港。從此,事情發生了急劇的變化。西方文明挾帶著惡濁一起席捲進來,破敗的中國也越來越把更多的賭注投入其間,結果,這兒以極快的速度出現了前所未有的鬧騰。
  
偏處小島漁鄉的純樸人民未免吃驚的一下子陷入了這種鬧騰之中。一方面,殖民者、冒險家、暴發戶、流氓、地痞、妓女、幫會一起湧現;另一方面,大學、醫院、郵局、銀行、電車、學者、詩人、科學家也彙集其間。維港汽笛聲聲,西裝革履於長袍馬褂摩肩接踵,四方土語于歐美語言交相斑駁,你來我往,此勝彼敗,以最迅捷的頻率日夜更替。這裏是一個新興的怪異社會,但嚴格說來,這裏更是一個進出要道,多種激流在這裏撞合、喧嘩、捲成巨瀾。

面對這樣一個地方,哪個歷史學家都會頭腦發脹,索解不出一個究竟。你可以說它是近代中華民族恥辱的源頭,但是,一個已經走到了近代的民族如果始終抵拒現代衝撞,就不恥辱嗎?

總之,它是一個巨大的悖論,當你注視它的惡濁它會騰起耀眼的光亮,當你膜拜它的偉力,它會轉過身去讓你看一看瘡痍斑斑的後牆。

但是,就在這種悖論結構中,一種與當時整個中國格格不入的生態環境和心理習慣漸漸形成了。晚清未年,許多新型的革命者、思想家受到封建王朝的追緝,這個彈丸之地一度成了他們的庇護地。

特別重要的是,對於這種追緝和庇護,封建傳統和西方文明在香港發生了針鋒相對的衝突,香港人日日看報,細細辯析,開始懂得了按照正常的國際眼光來看,中國歷代遵行的許多法律原則是多麼顛倒是非,不講道理。就從這一個個轟傳於大街小巷間的實際案例,香港人已經隱隱約約地領悟到民主、人道、自由、法制、政治犯、量刑等等概念的正常含義,對於經不起對比的封建傳統產生了由衷的蔑視。

後來,一場來自農村的紅色社會革命改變了香港的歷史,香港變得更熱切喧鬧了。來了一批上海人,又留下了大多數香港平民,他們被要求發出更多的熱和亮,與農村的紅色浪潮爭輝。香港轉過臉來,心旌搖曳,開始做起大舞台上的主角。就像巴金《家》裏的覺慧,肩上沒有任何擔子,沒有封建文化的束縛,反對封建禮教思想時,比誰都激烈,比誰都熱心。陣陣海風在背後吹拂,不管它,車間的機器在隆隆作響上班的電車擁擠異常,大夥都累,夜香港卻變得更燈色輝煌。

為了更徹底地割斷那段艱苦的歲月,大批內地的工人湧進這個小島;為了防範據說會來自大陸的顛覆,大批工廠遷向這個彈丸之地。越是擁擠迫窄的地方,越能找到香港的工廠,讀了點書的港人指著工人的背脊笑一聲:「嘿,阿燦!」

這些年,香港人又開始有點不安穩。廣州人、深圳人、上海人起來了,腰囊鼓鼓地走進香港。香港人瞪眼看著他們,沒有緊緊跟隨。有點自慚形穢,又沒有完全失卻自尊,心想:要是我們香港人再次站起來,將是完全另外一番情景。也許是一種自慰吧,不妨姑妄聽之。

也許香港人的自慰不無道理。香港文明,首先是一種精神文化特徵。單單是經濟流通,遠不能囊括香港文明。

香港文明的最大心理品性是建築在個體自由基礎上的寬容並存。在中國,與這種寬容相抵觸的是一種封建統治長期相偎“律人嚴”的心態。即使封建時代過去了,這種心態的改良性遺傳依然散見處處。這種心態延伸到省城、縣城,構成一種幅度廣大的默契。不管過去是什麼性質的洪流起的作用,這種心態在香港被沖刷得比較淡薄。

只要不侵礙到自己,香港人一般不大去指摘別人的生活方式。比之於其他地方,香港人在寓所、宿舍裏與鄰居交往較少。然而,香港人的寬容並不表現為謙讓,而是表現為“各管各”。在道德意義上,謙讓是一種美德;但在更深刻的文化心理意義上,「各管各」或許更貼近現代寬容觀。承認各種生態獨自存在的合理性,承認到可以互相不相聞問,比經過艱苦的道德訓練而達到的謙讓更有深層意義。

為什麼要謙讓?因為選擇是唯一的,不是你就是我,不讓你就要與你爭奪。這是一統秩序下的基本生活方式和道德起點。為什麼可以“各管各”?因為選擇的道路很多,你走你的,我走我的,誰也不會吞沒誰。這是以承認多元世界為前提而派生出來的互容共生契約。
  
香港下層社會中也有不少三姑六婆喜歡議論別人的閒事。
但即使她們也知道「八卦」是被廣泛厭棄的一種弊病。

本於這種「各管各」的觀念,香港的科學文化往往具有新鮮性和獨創性;但是,也正是這種觀念的低層次呈現,香港又常常構不成群體性合力,許多可喜的創造和觀念顯得比較單薄。
 
香港文明的又一心理品性,是對實際效益的精明估算。也許是急速變化的周圍現實塑造成了一種本領,香港人歷來比較講究實利,看不慣慢吞木訥的傻樣子。搞科學研究,搞經營貿易,香港人膽子不大,但失算不多。
  
香港人不喜歡大排筵席,酒海肉山;不喜歡連續幾天陪著一位外地朋友,一示自己對友情的忠誠;不喜歡聽大報告,自己也不願意作長篇發言;香港的文化沙龍怎麼也搞不起來,因為參加者一計算,賠上那麼多時間得不償失;香港人外出即使有條件也不樂意住豪華賓館,因為這對哪一方面都沒有實際利益....

凡此種種,都無可非議,如果香港人的精明只停留在這些地方,那就不算討厭。
然而,在這座城市,你也可以處處發現聰明過度的浪費現象。不少人若要到一個較遠的地方去,會花費不少時間思考和打聽哪一條線路最為節儉,哪怕差三伍分錢也要認真對待。

這種事有時發生在辦公室內、班房內、朋友閒談間,總是議論紛紛的,忽然有人會脫口而出提供一條更省儉的路線,取道之精,恰似一位軍事家在選擇襲擊險徑。這種討論,常常變成一種群體性的投入,讓人更覺悲哀。
  
香港人的這種計較,一大半出自對自身精明的衛護和表現。智慧會構成一種生命力,時時要求發洩,即便物件是如此瑣屑,一發洩才會感到自身的存在。這些可憐的人,高智商成了他們沉重的累贅。沒有讓他們去鑽研微積分,沒有讓他們去畫設計圖,沒有讓他們去對付奇難雜症,沒有讓他們置身商業競爭的第一線,他們怎麼辦呢?去參加智力競賽,年紀已經太大;去參加賭博,又不方便。他們只能耗費在這些芝麻綠豆小事上,雖然認真而氣憤,也算一種消遣。
  
本來,這樣的頭腦,這一份口才,應出現在與外商談判的唇槍舌劍之間。香港人的精明和智慧,構成了一種群體性的智力競賽,在這座城市的大街小巷中處處晃動、閃爍。快速的領悟力,迅捷的推斷,彼此都心有靈犀一點通。

一切不能很快跟上這種迅捷速度的人,香港人總以為是大陸人或鄉下人,他們可厭的自負便由此而生。香港的售票員、營業員、服務態度在國際不算下等,他們讓外地人受不了得地方,就在於他們常常要求所有的顧客都有一樣的領悟力和推斷力。凡是沒有的,他們總愛對之愛理不理。平心而論,這不是排外,而是對自身智慧的悲劇性執迷。
  
香港人的精明估算,反映在文化上,就體現為一種“雅俗共賞”的格局。香港的精英份子大多做事比較現實的,不會對已逝的生活迷戀到執著的地步,總會釀發出一種突破意識和先鋒意識。他們文化素養不低,有足夠的能力涉足國內外高層文化領域。但是,他們的精明使他們更多地顧及到現實的可行性和接受的可能性,不願意充當傷痕斑斑、求告無門的孤獨英雄,也不喜歡長期處於曲高和寡、孤芳自賞的狀態。

香港文明的另一心理品性,是發端於國際文化的追求。
相比之下,在中國範圍內,香港人面對國際社會的心理狀態比較平衡。他們從來在內心沒有鄙視過外國人,因此也不會害怕外國人,或表示超乎常態的恭敬。他們在總體上有點崇洋,但在氣質上卻不大會媚外。

毫無疑問,這於這座城市的歷史密切有關。老一代巴士可機都會說幾句英語,但即使他們,也敢於與那些不給車費的外國乘客爭相理論。香港一直有不少外國僑民住著,長年的鄰居,關係也就調節得十分自然。
  
今天,不管是哪一個階層,香港父母對子女的第一企盼是出國留學。到日本邊讀書邊打工是已經走投無路了的青年們自己的選擇。只要子女還未成年,家長是不作這種選擇的,他們希望子女能正正經經到美國留學。這裏普及著一種國際視野。
  
其實,即使在沒有開放的時代,香港人在對子女的教育上也隱隱埋伏著一種國際性的文化要求,不管當時能不能實現。當時香港的中學對英語一直比較重視,即使幾乎沒有用,也沒有家長提出免修。香港人總要求孩子在課餘學一點鋼琴或唱歌,但又並不希望他們被吸收到香港管弦樂團或香港話劇團。在香港十分響亮的香港大學,歷來對香港的十優生構不成嚮往。一年復一年,這批去了那批回,平靜而安祥。
  
毋庸諱言,香港的下層社會大都不具備國際文化追求,但長期置身在這麼一個城市裏,久而久之,至少也養成了對文化的景仰。香港也流行過“讀書無用論”,但情況與外地略有不同,絕大多數家長都不能容忍一個能讀上去的子女自行輟學,只有對實在讀不好的子女,才用“讀書無用論”作為藉口聊以自慰。在特定的歷史條件和社會環境中,這種對文化的景仰帶有非實利的盲目性,最講實利的香港人在這一點上不講實利,這是香港人與廣州人的最大區別之一,儘管他們在其他不少方面頗為接近。

香港文明的心理特徵還可以舉出一些來,但從這幾點已可看出一點大概。
有趣的是,香港文明的承受者是一個構成極為複雜的群體,因此,這種文明並不體現為一個規定死了的群體,而是呈現為一種無形的心理秩序,吸納著和放逐著來來去去的過往人丁。有的人,居住在香港很久還未能認同這種文明,相反,有的人進入不久便神魂與共。

無疑,香港人是理想的現代城市人。一部扭曲的歷史限制了他們,也塑造了他們;一個特殊的方位釋放了他們,又制約了他們。他們在中國顯得非常奇特,在世界上也顯得有點怪異。
  
在文化的結構上,他們是缺少皈依的一群。靠傳統?靠新潮?靠內地?靠國際?靠經濟?靠文化?靠美譽?靠人情?靠效率?他們的靠山似乎很多,但每一座都有點依稀朦朧。他們最容易灑脫出去,但又常常感到一種灑脫的孤獨。
  
他們做過的,或能做的夢都太多太多。載著滿腦子的夢想,拖著踉蹌的腳步。
好像有無數聲音在呼喚著他們,他們的才幹也在渾身衝動,於是,他們陷入了真正的惶惑。
  
他們也感覺到了自身的陋習,體悟到了自己的窩囊,卻不知挽什麼風,捧什麼水,將自己洗滌。每天清晨,香港人還在市場上討價還價,還在擁擠的地鐵中互不相干。晚上,回到家,靜靜心,教訓孩子把英文學好。孩子畢業了,出息不大,香港人歎息一聲,撫摸一下斑白的頭髮。

如要續寫香港的新歷史,關鍵在於重塑新的香港人。重塑的含義,是人格的調整。對此請允許我說幾句重話。
  
今天香港人的人格結構,在很大地成分上是百餘年超濃度繁榮和動盪的遺留。在本世紀中後期,香港人大大地見了一番世面,但無可否認,那時的香港人在總體上仍不是這座城市的主宰。香港人長期處於僕從、職員、助手的地位,是英國人和外地人站在第一線,承受這創業的樂趣和風險。眾多的香港人處於第二線,觀看著,比較著,追隨著,參謀著,擔心著,慶倖著,來反覆品嘗第二線的樂趣和風險。

也有少數香港人沖到了第一線,如果成功了,後來也都移民,離開了香港。這種角色,即使香港人見聞廣遠,很能適應現代競爭社會,也缺少自主氣魄,不敢讓個體生命燦爛展現。
  
直到今天,既便是香港人中的佼佼者,最合適的崗位仍是某家跨國大企業的高級職員或經理,而很難成為氣吞山河的第一總裁。香港人的眼光遠遠超過闖勁,適應力遠遠超過開創力。有大家風度,卻沒有大將風範。有鳥瞰世界的視野,卻沒有縱橫世界的氣概。
  
因此,香港人總在期待。他們眼界高,來什麼也不能滿足他們的期待,只好靠發發牢騷來消遣。牢騷也僅止於牢騷,制約著他們的職員心態。
  
沒有敢為天下先的勇氣,沒有統領全局的強悍,香港人的精明也就與怯弱相伴隨。他們不會高聲朗笑,不會拼死搏擊,不會孤身野旅,不會背水一戰,連玩也玩得很不放鬆,前顧後盼,拖泥帶水。連談戀愛也少一點浪漫色彩。
  
香港人的醜陋性,大多由此伸發。失去了人生的浩大走向,智慧也就成了手上的一種私人玩物。文化程度高的,染上文氣,只聽得機敏的言詞滾滾滔滔,找不到生命激潮的湧動;文化程度低的,便不分場合耍弄機智,每每墜於刻薄和惡謔;再糟糕一點的,則走向市儈氣乃至市井流氓氣,成為街市間讓人頭痛的渣滓。

香港人的日子過得並不順心,但由於他們缺少生命感,也就缺少悲劇性的體驗,而缺少悲劇性體驗也就缺少了對崇高和偉大的領受;他們號稱偏愛滑稽,但也僅止于滑稽而達不到真正的幽默,因為他們不具備幽默所必須有的大氣和超逸。於是,香港人同時失卻了深刻的悲和深刻的喜,屬於生命體驗的兩大基本原素對他們都頗為黯淡。
  
即使是受到內地人仰慕的那份自傲氣,也只是香港人對於自己生態和心態的盲目守衛,傲得瑣瑣碎碎,不成氣派。真正的強者也有一份自傲,但是有恃無恐的精神力量使他們變得大方而豁達,不會只在生活方式,言談舉止上自我陶醉,冷眼看人。
  
總而言之,香港人的人格儘管不失精巧,卻缺少一個沸沸揚揚的生命熱源。於是,這個城市失去了燙人的力量,失去了浩蕩的勃發。

可惜,譏刺香港人的鋒芒,常常來自一種更落後的規範:說香港人崇洋媚外、
各行其是、離經叛道;要香港人重歸樸拙、重返馴服、重組一統。對此,胸襟中貯滿了海風的香港人倒是有點固執,並不整個皤然大悟。暫時寧肯這樣,不要匆忙趨附。困惑迷惘一陣子,說不定不久就會站出像模像樣的一群。
  
香港人人格結構的未來走向,應該是更自由、更強健、更熱烈、更宏偉。它的依據點是大海、世界、未來。這種人格結構的群體體現,在中國哪座城市都還沒有出現過。
  
如果永遠只是一個擁擠的職員市場,永遠只是一個新一代華僑的培養地,那麼,在未來的世界版圖上,這個城市將黯然隱退。歷史,從來不給附庸者地位。
  
如果人們能從地理空間上發現時間意義,那就不難理解:

失落了香港的中國,也已就失落了一個時代。失落香港文明,是全民族的悲哀。

----------------------------------------------------------------------------------------------------------------------------

昨晚在網上瀏覽時,赫然聽到一首歌曲,感觸很深。
可能這是源於我孤傲的性格,「寒竹」這筆名倒沒有改錯。
平常不喜引用別人的歌詞創作,怕會失卻自己的風格。

然而,面對一首將我剖析得如此徹底,使我如此感動,文字又極美的詞,我想我亦無法寫得一首比它更好的詞。只好破例一次,請容我引用這首詞。

 《有誰共鳴》

 抬頭望星空一片靜
 我獨行 夜雨漸停
 無言是此刻的冷靜
 笑問誰 肝膽照應
 風急風也清 告知變幻是無定
 未明是我苦笑卻未停
 不信命 只信雙手去苦拼
 矛盾是無力去暫停
 可會知 我心裡困倦滿腔
 夜闌靜 問有誰共鳴

 從前是天真不冷靜
 愛自由 或會忘形
 明白是得失總有定
 去或留 輕鬆對應
 孤單中顫抖 我知我實在難受
 問誰願意失去了自由
 想退後 心裡知足我擁有
 前去亦全力去尋求
 風也清 晚空中我問句星
 夜闌靜 問有誰共鳴

這首詞很美,尤其未句「夜闌靜,問有誰共嗚?」,言有盡,意無窮。
上段是對我現在人格最真實的描寫,下段卻是寫出了我對自己的期望:

       隨緣

在夜闌靜,夜幕將盡,黎明破曉臨近之時,街上空無一人。
在這種空虛的寂靜中,我們感受到的是一種真切的孤獨與寂寞。
曾在兩個月前看過一次「夜闌靜」的美景,回想起來,真的很美。

>>March 13, 2004 at 1:08:52 AM GMT+8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

 


紅山秋葉,漁火的落寞。

悽風漸至,綠葉凋零
彼岸漁燈蕭疏。

殘葉飄然,不羈的灑脫,
一城蕭疏漁火。

驀然回首,
遍山紅樹滿天葉。

漁火疏落,
殘影卻顯得特別明亮。

廣告

讀者留言

路人留言   |

尋找5與5留 <br> <br>
>>July 5, 2004 at 3:54:53 AM GMT+8

明年,只要你放假回來,怎會無機會
>>May 20, 2004 at 5:10:24 PM GMT+8

Don't understand
>>April 9, 2004 at 9:39:08 PM GMT+8

hello~你好 <br>無意中
>>March 20, 2004 at 9:50:16 PM GMT+8

tung: <br>are u
>>March 13, 2004 at 12:37:25 AM GMT+8

會考將至,望各同學,無論平時成績
>>March 7, 2004 at 11:53:45 AM GMT+8

好一句:「然而,即食面即使如何好
>>March 3, 2004 at 12:19:01 AM GMT+8

今日初九only........
>>January 31, 2004 at 10:12:31 PM GMT+8

一路順風
>>January 23, 2004 at 9:39:39 AM GMT+8

汝並非病了... <br>只是.
>>January 7, 2004 at 9:11:16 PM GMT+8

睇完你17號果篇就... <br
>>November 17, 2003 at 8:36:46 PM GMT+8

今天才有閒情去看那篇長長的理論.
>>November 17, 2003 at 8:30:54 PM GMT+8

勳, 有點東西想請教於你 <br
>>November 17, 2003 at 2:40:23 AM GMT+8

得閒睇睇,寫左D野 <br>ht
>>November 16, 2003 at 9:36:43 AM GMT+8

It was the best
>>November 15, 2003 at 8:59:29 AM GMT+8

回到小六快測學能測驗時的影子 <
>>November 7, 2003 at 8:51:08 PM GMT+8

《肥勳屈機》第X次 <br> <
>>November 7, 2003 at 4:12:23 PM GMT+8

投票:贊成下里巴人請吃飯嗎? <
>>November 3, 2003 at 4:51:18 PM GMT+8

投票:贊成下里巴人請吃飯嗎? <
>>November 3, 2003 at 4:49:44 PM GMT+8

恭喜勳兄有兩篇大作上了
>>November 2, 2003 at 1:45:26 AM GMT+8

此篇《驟雨下的鬧市景象》離題也!
>>November 1, 2003 at 7:10:30 AM GMT+8

just like edger
>>October 22, 2003 at 6:02:04 PM GMT+8

阿勳,唔好浪費時間喇,讀大學啦
>>October 21, 2003 at 10:46:54 PM GMT+8

有病~_~" <br>文言體..
>>October 20, 2003 at 8:26:05 PM GMT+8

文人多大話原來係真既… <br>
>>October 2, 2003 at 8:33:34 PM GMT+8

西山紅葉 <br>紅色世界 <b
>>September 29, 2003 at 12:01:09 AM GMT+8

[我從來也觸摸不到女人的心態,她
>>September 21, 2003 at 5:37:54 PM GMT+8

勳哥越&#22175;越屈機喇~
>>September 20, 2003 at 11:10:46 PM GMT+8

真係諗唔到可以係呢度,睇到 <b
>>September 13, 2003 at 11:15:43 PM GMT+8

故天將降大任於是人也,必先苦其心
>>August 23, 2003 at 11:33:42 PM GMT+8

唔 <br>睇唔明
>>August 5, 2003 at 8:41:13 PM GMT+8

仲有十幾日.... <br>你再
>>July 31, 2003 at 6:54:53 PM GMT+8

不招人妒是庸才呀 <br>放鬆d
>>July 6, 2003 at 3:13:18 PM GMT+8

做個留言實驗... <br>可以
>>July 4, 2003 at 8:44:24 PM GMT+8

我想知你唔合格的表情會是怎樣……
>>May 28, 2003 at 8:51:08 PM GMT+8

串到你丫-.-v <br>Bio
>>May 28, 2003 at 8:36:59 PM GMT+8

你的bio測驗算是炒了嗎?
>>May 28, 2003 at 3:26:58 PM GMT+8

I'm deeply impre
>>May 19, 2003 at 5:01:41 PM GMT+8

人生總有悲歡離合, 只要有一顆堅
>>May 17, 2003 at 5:19:28 PM GMT+8

Don't stop never
>>May 17, 2003 at 10:09:19 AM GMT+8

hey cool guy...
>>May 17, 2003 at 2:02:44 AM GMT+8

嗨!現代朱自清。 <br>(這個
>>May 13, 2003 at 4:52:13 PM GMT+8

讀LAW的優點和決點呢? <br
>>April 30, 2003 at 8:12:23 PM GMT+8

好!此等文筆絕非一朝一夕所能陶冶
>>April 17, 2003 at 4:34:48 PM GMT+8

香港下層社會中也有不少三姑六婆喜
>>April 12, 2003 at 9:00:59 PM GMT+8

Depression.
>>April 9, 2003 at 7:06:17 PM GMT+8

Re:上一個留言 <br> <b
>>April 4, 2003 at 1:40:06 PM GMT+8

「當我們用一隻手指指著人家的時候
>>April 3, 2003 at 2:14:06 PM GMT+8

中左84項...=.=" <br
>>April 3, 2003 at 12:56:12 AM GMT+8

69 - 認為回校上學的唯一目的
>>April 1, 2003 at 1:15:55 PM GMT+8

人氣: 16842

Design & Scripting by ShowHappy.Net